这段时光,像一个寓言——我从职场回归校园的考研之路 |
10-11-03 09:37:01 来源: 启文交流吧 责任编辑: xunana
不可背叛年少时的梦想既然要放弃眼下的生活,自然要让自己明白,什么是我更想要的东西。我仔细盘点了过去那一年多的生活:我像一只候鸟,不停进行着职场迁徙;始终伴随着我的是一种焦虑和浮躁的情绪。虽然我总能顺利完成老板布置的各种任务,但始终没有一个事业能让我拥有一份归属感和成就感。原来我自始至终都没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没有将我的心完全投入到一项事业中去。我在茫茫职场中迷失了自己所爱,也失掉了本该属于这个年纪的激情。

  2008年的一个夏日,我怏怏不快地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背后是林立的写字楼,我回头望去,只看到楼宇之间透出的一块不规则的天空,像被切割后的玻璃碎片。我想象自己以后的人生也要像这被切碎的天空一样重复四部曲:工作、结婚、生子、等死,一种愤懑和无奈的感觉涌上心头。抽了抽有些发酸的鼻子,我继续埋头工作;但从那时起,一个想要超越当下生活的想法在我脑海中萌发。

  不可背叛年少时的梦想既然要放弃眼下的生活,自然要让自己明白,什么是我更想要的东西。我仔细盘点了过去那一年多的生活:我像一只候鸟,不停进行着职场迁徙;始终伴随着我的是一种焦虑和浮躁的情绪。虽然我总能顺利完成老板布置的各种任务,但始终没有一个事业能让我拥有一份归属感和成就感。原来我自始至终都没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没有将我的心完全投入到一项事业中去。我在茫茫职场中迷失了自己所爱,也失掉了本该属于这个年纪的激情。

  还记得小时候,我最爱的事情就是看电影,大幕拉起,灯光熄灭那一瞬间的激动,一直是我童年记忆里最深刻的感受。在成长的过程中,电影扮演了我的师长、我的朋友甚至是情人的角色。直到现在,我心底里始终有一个关于电影的梦。而背叛年少时的梦想,在本科时选择了法学专业,也一直是我心里挥之不去的隐痛。通过和跨考教育专业的咨询师的沟通,我决定为了弥补这份缺憾,为了重拾激情,我决定重新回到学校,学习我所钟爱的电影专业。

  “不可背叛年少时的梦想!”这个信念成为一道光,照亮了我当时窘迫又现实的生活。我开始着手制定考研目标、选择学校院系。最终我选择了北京师范大学影视艺术传媒学院的电影学专业。北师大历史悠久,学风稳健,向来是报考研究生的热门院校;一年比一年红火的大学生电影节更是让影视传媒学院成了电影学专业报考的热门院系。优越的人文、地理环境和宽广的平台让我心动不已。但跨专业报考北师大,对我是一种极大的考验和磨练。我不得不立刻辞职,抓紧一切时间上网查资料、购买参考书籍,并寻求跨考专业课咨询师的帮助。

  当一切准备就绪,我开始面临下一个问题:如何跨越知识出身的藩篱,投入我喜欢的知识领域?

  唯一值得恐惧的是恐惧本身许多人对艺术殿堂都存在着朦胧的向往,它的神秘和神圣却又使许多人望而却步。我就在这个问题上存在着一些心理障碍。虽然我已经看过不少影片,也掌握了一些相关的知识,但终归不是科班出身,那么多深奥的艺术理论和漫长的艺术史,我能拿下吗?那些专业技术和思辨性的论述我能掌握吗?我仿佛比其他考生矮了半截。在这种畏难的情绪之下,我变得顾虑重重,看书做题都不能完全集中精力。这样一来,我的许多精力和时间都用在了和自己的斗争上,这种内耗让我疲惫不堪,甚至一度想要放弃。以退为进,我只好放下手头的专业课书,开始翻一些以前因为工作忙而想看却没有看的书。这种策略不仅能够让我从这种莫名的恐惧中抽身出来,短暂的喘息和无目的阅读还给我了很多的启发。尤其是看到罗斯福在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说过的一句话,我更是醍醐灌顶。他说:“唯一值得我们恐惧的是恐惧本身——一种莫名其妙、丧失理智的、毫无根据的恐惧,它把人转退为进所需的种种努力化为泡影。”的确,考研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一场用成功或失败来衡量的战役,它成为了我超越生活,奔向自由的一条路径。我只需要跟着它走下去即可,不必挣扎于自己的过去,更没有必要为将来而恐惧。

  经过了大约两周左右的心态调整,我开始进入另外一种状态:感受新鲜知识带给我的头脑风暴。也许是因为在学习我真正感兴趣的东西,那段时间读书的时候,我甚至感觉不到疲惫,反而有一种踏实感和成就感。这种头脑风暴成了我在考研阶段最为怀念的一种感受。

  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陶醉地看了几个月的书,我的进步却很微小。尤其是在看历年真题的时候,我的思路往往跟不上命题者的思路。不是避重就轻,就是抓不住题旨,这样的结果使我很受打击。我意识到一直以来的闭门造车让我的思路越来越狭窄,离开学校将近两年,我对应试答题技巧也有些生疏。可是我租住的房子离市中心非常远,坐地铁至少要一个半小时,想要到学校里感受别人有条不紊的学习气氛,也不容易。孤军奋战使得我不能很好地把握每天复习的节奏,有时候会在并不重要的知识点上浪费很多时间。加上疲劳期的到来,我开始涣散、懒惰并且浪费时间在一些无意义的生活琐事上。这种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强大的负罪感扑向我。我非常焦虑地计算着自己落下的复习进度,绝望地看着日历上的越来越少的日期格子,却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是啊,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彷徨,这样丧失信心了。没有多少时间供我消遣了,我必须冲出这种困境,继续向前。

  我主动联系了一位在电影资料馆读硕士研究生的朋友,他知道了我的困难后,热心地帮我联系在北师大读电影学硕士的几位朋友。更让我感动的是,他们竟然组织了一次为我打气的活动。这些朋友很多都是与我初次相识,但他们却非常理解我的心情,和我分享了很多他们考研时候的经验,甚至有的人带来了他们考研复习时候的笔记和资料,以便让我能够理清脉络。那天,我们一起聊到很晚,从考研聊到了各自喜欢的电影和音乐,又从各自的家乡聊到了各地的美食,甚至开始畅想我考到了北师大和大家一起学习生活的场景。回到家,我觉得几个月的大包袱卸下了不少,更让我感动的是,翻看玉玉送给我的笔记时,我看到她在扉页上写给我的一句话:“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顿时,我觉得内心充满了力量,不管考研最后结果如何,我收获了一份友情,这是我在考研中得到的最意想不到又最珍贵的东西。

  生活有时更像电影四个月的考研复习,紧张又跌宕的一百二十多天转眼间就过去了。我走出考场时,疲惫却平静。考研成绩公布的前几天,玉玉突然打电话来,她兴奋地告诉我,我专业课成绩排进了前十,艺术理论考了124分,电影理论与历史有129分。原来细心的她早就在帮我关注成绩了。她充满信心地告诉我:“你这次差不多啦,等公共课成绩出来咱们去庆祝一下!”一向风风火火的她挂了电话,留下我一个人在电话这端,大脑一片空白——这个成绩是我没有料到的,我最没底的专业课居然能进前十。

  我爱看电影,但没想到生活有的时候比电影更加富有戏剧性。

|<< << < 1 2 > >> >>|
相关新闻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