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一英语专业优势渐失 失业量不断增加
10-08-13 10:54:54 来源: 中国周刊 责任编辑: xunana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这两句诗,恰似在一千多年前为三十年来英语专业的变化提前写下的注脚。

  从“白天鹅”到“丑小鸭”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这两句诗,恰似在一千多年前为三十年来英语专业的变化提前写下的注脚。

  2010年5月,经过一轮“疯狂”投递简历之后,张萃的工作仍未确定下来,这让她情绪变得很低落,觉得选择英语专业并不如当年想象的好。

  张萃,北京体育大学英语系2009届毕业生,体育英语专业。2010年第二次考研失利之后,张萃决定先找工作,考研从长计议。

  2005年,张萃选择这个专业,梦想在2008年奥运会上,能做一些与体育项目有关的翻译工作,能接触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将来也好找个好工作,这个想法曾经令她和家人很兴奋。

  梦想过去,现实更在眼前。毕业将近一年没有去工作,不愿再靠父母来养活自己的张萃,开始四处投简历找工作。

  不再是“香饽饽”

  今年5月,一个机会出现在张萃面前,她通过了一家单位的面试。工作内容是校对语法,试用期一个月2500元,转正一个月3000—3500元。不过,她从心里不喜欢。

  同学给她建议说,反正没有工作,让她先去做着,她就去了。不喜欢的事情,终归不能长久。去了三天,张萃对自己干的事情一点都不喜欢。她选择放弃。

  经过海量投简历之后,今年6月初,张萃终于又获得了两家公司的机会:一家是矿业投资公司;一家是与建筑有关的网站。前者的工作内容是,帮助老总翻译来自国外合作伙伴的邮件,关于投资走向、金融知识等内容。后者,是做网站英文编辑,翻译一些新颖的国外建筑图片的图说。

  张萃又陷入纠结:两个工作都可以去,选择哪家?搞金融,张萃自己觉得不是很懂,又觉得每天只翻译文件,烦。她还不喜欢翻译邮件,翻译时,没有太大的乐趣。平时,张萃喜欢看建筑、家居设计类的杂志,对建筑感兴趣,最终,她选择了网站的工作。试用期,月薪2500元,转正后3000元。

  毕业近一年后,张萃获得了第一份正式工作。对待遇,她还算满意,现在,她可以不用再靠父母独自生活在北京,安心住在出租屋里。上学时,她觉得只考研不工作的人挺傻的,后来她发现自己反对的都变成了现实。第二次考研成绩出来后,还没有第一次好,她决定先工作,考研往后再说。

  张萃所在的英语系,班上21个人,2009年毕业后,大部分参加工作,还有一两个人至今没有找工作,处于待业中,准备出国继续读书。在她看来,英语系毕业,找到工作挺容易,但是找到一个自己理想的工作相当不容易。比如刚毕业,要求薪水高一些,四五千,就很难。

  和张萃的切身体会一样,如今学英语,不再像当年那么吃香。麦可思公司,一家专业教育数据咨询研究公司,连续四年,调查了2006届至2009届毕业半年的大学生,今年6月,发布《201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报告显示,近三年来,英语专业已成为失业数量最高的专业。

  在研究中,麦可思将应届大学毕业生半年后还没有获得全职或半职雇用工作的状态,全部视为失业,包括准备考研、准备出国读研、还在找工作和“待定族”等四种情况。尽管这里的失业,不同于日常理解的失业。但是却凸显了英语这个昔日曾经“高贵”的专业,盛况不再。

  毕业后坚持考研的张萃,自然就被纳入“失业”之中。在张萃周围,近年来,像她一样做出这样选择的人,也不在少数。

  张萃也知道,英语曾经一直是令人羡慕的“香饽饽”专业。然而,最好的时光已不再。

  复苏

  英语,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是“香饽饽”。

  建国初期,中国仅有50所大学开设英语专业,到1965年英语专业点也仅有74个,外语教育当年被贴上明显的政治标签——在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因为强调中苏关系,国内曾兴起一阵学俄语热,为划清与美国资本主义的界线,英语教育被打入“冷宫”,不被重视。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胡文仲回忆,改革开放初期,经历“文革”之后,英语专业教育面临着“三无”局面:一无教学大纲,二无教学计划,三无上课用的教材。之前,在“文革”中使用的教材已无法使用,新的教材尚未编写出来。

  在这种“无米下锅”或“等米下锅”的状态下,1978年秋,国家教委在上海建国饭店召开第一次英语专业教材会议,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如何解决教材问题。来自上外、广外、北外一批英语专业的教师,对英语教育提出各种办法。这是“文革”之后,胡文仲参加的第一个业务会议。

  胡文仲回忆,会议期间,教育部还组织教师参观国外的英语教./材展,有综合英语教材,也有口语、听力教材。长期封闭之后,突然看到这些内容新颖、插图丰富、印制精良的外国教材,大家眼前一亮。然而,仔细翻阅一些课本之后,大部分教师认为,直接拿来就用不合适。最后决定,一方面组织国内的力量编写教材,一方面试用国外出版的口语、听力教材。

  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之后,中国的大学校园里迎来了第一批通过高考选拔出来的英语专业学生。

  南京人李爱民正是这群幸运儿中之一。在中学里,他学会的第一个字母是“L”——Long Live Chairman Mao (毛主席万岁)的第一个字母。1977年,以第一名的成绩,李爱民考入南京师范大学英语系。

  李爱民在大学就读期间,教育部对英语专业的教育方向在变化。1980年8月,教育部在烟台召开会议,通过了《高等学校英语专业基础阶段英语教学大纲》,开始在全国试行。这是“文革”之后,中国针对英语专业基础阶段教育的第一份教学大纲,对英语专业教学的恢复起了决定性作用。

  1980年11月,另一个对英语教育影响深远的会议在青岛召开。会上,全国高校外语专业教材编审委员会(下称“编委会”)正式成立,王佐良教授任第一届编审委员会主任,制定了1980年-1985年外语专业教材编写计划和《高等学校外语专业教材编审委员会工作条例》。

  第二年,1981年7月,编委会在大连召开更大规模的英语教材会议,刚从澳大利亚进修回来的胡文仲参加了会议,会上通过一份文件《关于基础英语教材编写原则的几点意见》,建议尽快完成基础英语教材的编写和修订工作。

  接到任务,胡文仲和另三名同事被抽调出来编写教材。当年,商务印书馆在友谊宾馆特意给他们租了一个房间,他们不分昼夜地干了起来。

  1982年初,成绩优异的李爱民从大学毕业,他没有报考研究生,而是被留校任教。李爱民班上的23名同学,大多被分到中学担任英语老

|<< << < 1 2 3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