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江湖 史玉柱的兵法(二)
10-06-02 10:24:59 来源: 不详 责任编辑: guochunyi
考虑问题已变为:“首先公司是否安全,其次是我个人是否安全。大抵已经没有了早年的那种雄心壮志,比如当中国首富、进世界500强,这些看得很淡,没兴趣,甚至没兴趣把公司做大。”
“马云更专注,一直在做一件事。史玉柱善于发现,什么赚钱做什么。”李直认为。史玉柱的商业18年,是一场一场的战役,这与马云很不一样。做了翻译公司,做了黄页的马云,从1999年创办阿里巴巴起,就立下了做102年企业的愿望,算起来正好跨越3个世纪。从那之后,马云所做的所有的事,不管是秘密布兵淘宝还是与雅虎中国并购,包括联交所IPO,都只有一个主题:电子商务。与雅虎中国并购时,马云的一项坚持是:“有一样东西不能讨价还价,就是企业文化、使命感与价值观。”
  一种观点认为,马云是带给了商业的变化,而史玉柱曾摧毁了保健品行业。另一种表述也能反映出马云与史玉柱的风格差异:阿里巴巴的口号是每天纳税100万元;而征途每一分每一秒不分日夜地制造着收入与利润。
  商业领域:生意人的理想与理想者的生意
  故事的多样性有时恰在于此。
  43岁的马云生于杭州,在父亲的棍棒中长大,他也常打架,身上还因此缝了13针,复读3年才考上了杭州师范大学,之前的中学和小学也非重点。而浙江本是一个生意人扎堆的环境,马云也曾往返义乌贩卖过衣服和小商品。
  45岁的史玉柱生于安徽怀远的一个警察家庭,怀远以“诗”而非以“商业”为盛。史玉柱也被父亲狠狠打过,那是小的时候调制土火药,爆炸成功的结果。小学4年级留级后,就成了学习努力的好学生。后来以当地状元的分数上了浙江大学,毕业后又在安徽省统计局研发出了在全国系统推广的统计软件。
  从成长环境与历程看,史玉柱更应该成为马云,肩负着商业理想与使命;而马云成为生意场上的赚钱机器会更合理。譬如创业18年来,史玉柱有近10年“一直在琢磨一个事,就是产品生命周期的问题”,而最终,他认为生命周期的一些定论是可以通过努力与思索来解决的。
  如果我们不假设谁比谁更高尚。史玉柱与马云的社会评价更多的是由其从事的行业产生。生意人马云走入了一个一己之力无法实现的电子商务帝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无法让人看到前景,于是渐渐走入了以理念为号召的版图。而失败后的史玉柱,背负亿元的债务,暴利行业对其更具有吸引力。身处颇受争议的保健品与网络游戏行业,企业家本人受非议也就在所难免了。
  史玉柱曾说,经历了1997年全国媒体一哄而上,上万篇文章的骂,人这一辈子还有什么挺不过去的?考虑问题已变为:“首先公司是否安全,其次是我个人是否安全。大抵已经没有了早年的那种雄心壮志,比如当中国首富、进世界500强,这些看得很淡,没兴趣,甚至没兴趣把公司做大。”
  马云的商业领域,不去捕鲸,转捕鱼虾。面向的是占有企业总数85%的中小企业,后来又延伸到淘宝中的个体。最后是做全球贸易的生态链和产业链。
  史玉柱的商业领域是不做微利,在《中国经营报》主办的一次企业竞争力年会上,他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第一,回避微利业务;第二,经营者应通过创新和技术使自己产品的利润提高。方法包括成为行业第一以获得更高利润。脑白金、黄金搭档与征途,莫不如此。
  史玉柱切入征途时,网络游戏正经历着74%的爆炸式年增长。那时已有盛大、九城等一批强手,史玉柱的策略是,“征途成为网络第一不可能,那就找一个机会,网游大多是3D游戏,我就去做2D产品,成为2D游戏的第一。”
  有时,故事的主人公会在媒体中展示另一面。从百安居空降阿里巴巴的卫哲对马云印象最大的感触是:“媒体上的马云并不完全是马云。”在卫哲看来,马云除了具备“激情、坚持、感恩”外,还是一个非常细致的人,关心员工的吃饭,关心员工是否玩的开心,关心主管与员工分享的培训经验效果。有一次,马云得知副总裁王帅失眠了,就回家给其取药,希望他当晚有个好睡眠。
  事实上,在创业初期,史玉柱更具理想主义色彩。15年前,他这样解释着“巨人”的来意,“IBM是国际公认的蓝色巨人,我用巨人命名公司,就是要做中国的IBM,东方的巨人。”多年之后,巨人倒塌了。史玉柱的巨人情节从未消逝,生产脑白金的“健特”,音译于巨人的英文“Giant”,征途IPO了,史玉柱又用回了巨人的名称。
  也许,关于史玉柱与马云的故事,巨人与阿里巴巴的IPO将拉开新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