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伟蛰伏8年,再战江湖(二)
10-06-02 10:47:13 来源: 不详 责任编辑: guochunyi
在中国的保健品行业,一个是被行业内称为“姜老大”的姜伟,另一个就是史玉柱,两人都谱写过中国保健品产业的辉煌,又都面临着各自不同的冬天。
    但市场逼着他必须先抢占市场,这就有了在“伟哥”开泰胶囊投放市场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遭到药监局最严厉的制裁。记者在采访姜伟时,姜伟透露,当时姜伟已找到郑筱萸,虽然姜伟早就在医药界对郑筱萸有所耳闻,“此人在药监局很霸道”,但姜伟当时一心想的是,必须要和药监局的领导把一些情况说清楚,而姜伟见到郑筱萸后,郑筱萸说:小伟你早不找我呢,事情都闹到这种地步才来找我。当时的姜伟只能苦笑面对,但他已感到,自己的说明将是无济于事。事后,业内很多人都说姜伟太知识分子了,像这样的工作应该早做,而姜伟仍是坚持“我是做药的,搞研发的,我没事找他郑筱萸干什么,更何况人家和我没关系也不会理我呀。”
 正是这样,为了讨说法的姜伟,状告了药监局,他宁愿把自己逼到绝路上。可以说是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一家民营高科技企业、一家民营制药企业告国家药监局的官司竟然赢了。法院最后判定:把“伟哥”开泰胶囊定为劣药是错误的。强加于飞龙产品的“劣药”帽子被摘掉了,可一年多始终处于煎熬和痛苦中的姜伟能向谁去诉说呢?姜伟说:“当时法院宣判结果出来后,我真想大哭一场,可我没有哭的对象,只是那天晚上和几个飞龙的朋友在北京的一家小酒馆里痛痛快快地大喝了一次,那天我真的喝多了。我要的就是一个说法。”
 经过“伟哥”开泰胶囊事件的这场折腾,姜伟一度想退出江湖,飞龙企业内部的事他几乎不管了,他曾有很长一段时间,足不出户,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看书就是睡觉,他把多年翻看的毛选和易经进行深入的研究,用姜伟自己的话:我这学中医的人可能就是有寻根的毛病。尤其是对周易的研究,打通了他多年对中医与人、企业与社会、经济与文化、中国传统文化与当代文明等等方面的思考。他闭门3个月读书,然后带上所看的书去各地找一些与他生意毫不相干的人去交流,而且交流的话题主要是哲学和文化、中医和人的关系等等。他一度处于“癫狂”状态,使得很多人不解。企业的事他不管了,生意上的事仿佛和他无关,企业的产品和市场的变化他都全权交代给副手,他游离飞龙之外,仿佛逍遥起来。
 有的好朋友劝他:你姜伟不是让药监局打傻了吧?谁都从市场中大把大把地捞钱,你竟搞些没边的什么文化上去了,那能给你带来什么效益?
 姜伟只憨笑。还有人劝他,把飞龙的名字改了吧,学学史玉柱,不再用巨人集团的名称,使企业重新翻身。姜伟说:飞龙就是飞龙,史玉柱能咸鱼翻身,但飞龙的姜伟从来就没趴下,只是在水深和水浅处而已。
 不能不碰的另一根神经在中国的保健品行业,一个是被行业内称为“姜老大”的姜伟,另一个就是史玉柱,两人都谱写过中国保健品产业的辉煌,又都面临着各自不同的冬天。
 姜伟从香港上市无功而返,史玉柱巨人“倒塌”,这两个当时被称为中国保健品市场的“两个倒霉蛋”,寻求东山再起的时间都差不多。史玉柱所要靠的翻盘筹码是“脑白金”,史玉柱计划用5年的时间重新回到市场的霸主地位,然而史玉柱只用了3年,并在2001年还还清了债务。
 现在来仔细地分析姜伟和史玉柱在上世纪末力求东山再起时的所作所为,确实很值得玩味。史玉柱实行“脑白金”计划是在1998年前后,而姜伟在马不停蹄地推“开泰胶囊”进入市场的时间也是在1998年。有一点应该说两人相同的,那就是两人都应该说是市场营销策划和广告战略布局高手。也就在姜伟整夜与他的营销团队苦于没有可刺激的方案时,“伟哥”概念在热炒。同等功效的产品,一个是即将进入中国市场的洋货,一个是中国中医药支撑的保健品,姜伟就是想与洋药PK.应该说“伟哥”开泰胶囊在寻求进入市场前的一切准备工作是非常完备的,而且对可能发生的一切不利因素都有预案,同时担心有可能引发的国际产权争议和官司,姜伟还和管理层事先搞了“模拟法庭”,以应对“伟哥”开泰胶囊进入市场后的麻烦。
 一切事情仿佛真是应验了那句老话:计划没有变化快。国家药监局对沈阳飞龙关于“伟哥”开泰胶囊的处罚,使刚刚进入市场还不到一个月的“伟哥”开泰胶囊彻底地退出市场。姜伟一度梦想挽回这个市场,虽然此后有十几名老中医和科学家联名证明“伟哥”开泰胶囊的“功效”,姜伟也曾想换一产品名称重新进入市场,但“伟哥”开泰胶囊的影响力已使他无任何回天之力。用姜伟的话,一个年销售可以达几十亿的保健产品,使沈阳飞龙不仅仅是丢掉了几亿的收入,更关键的是沈阳飞龙的市场将全部丧失。
 2000年,正是“脑白金”使史玉柱扬眉吐气。而对姜伟来说,正是“伟哥”开泰胶囊给他和沈阳飞龙集团带来几乎是灾难性的打击。
 命运之神会像关爱史玉柱一样来关爱姜伟吗?
 关于这个问题,姜伟不愿回答。但他说,机会随时都在,市场青睐那些有所创造的人。曾经红极一时的姜伟,自“伟哥”开泰胶囊之后,他就一直进入他自己的世界里去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几乎无人能与他分享,但他曾与他最要好的朋友们说:我要在有生之年创造一个胜过飞龙十几年的产品,这个产品的价值是无限的,是不能仅用市值来计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