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的拐点(三)
10-06-02 11:18:11 来源: 不详 责任编辑: guochunyi
对于接盘者,这并不是一块容易处置的“资产”:一方面,备忘录中提到的硬件外包订单、加速技术转让、加大合资合作力度等方面,都易承诺、难做实;另一方面,微软与发改委签了协议,又得罪了多年来一直苦心经营的与信息产业部的关系。
  因势利导
  但真正考验陈永正关系维护能力的,还是微软与中国的微妙联系。比如在陈加盟之前,大中华区总裁曾抛开中国区,单独与国家发改委签订了一个总价值达62亿元人民币的合作备忘录。对于接盘者,这并不是一块容易处置的“资产”:一方面,备忘录中提到的硬件外包订单、加速技术转让、加大合资合作力度等方面,都易承诺、难做实;另一方面,微软与发改委签了协议,又得罪了多年来一直苦心经营的与信息产业部的关系。
  陈永正上任后,一方面连忙着手修补与信产部的关系,上任半年后便与信产部达成了共建国家软件与集成电路产业公共服务平台的相关实验室的协议。
  同时,陈永正则加紧向总部要资源,真正地把备忘录的承诺做实。于是便出现了在2004年和2005年,微软与中国十余家企业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的高潮。微软甚至投资了中软国际、大连华信、四川长虹等公司,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在陈永正之前,每当被问及会否投资本地企业时,微软中国方面的回答一概都是:微软在全球都很少投资其他公司。当然,这并非假话,但陈永正却让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
  这正是陈对《环球企业家》所表示的,微软中国过去几年最大的改变,是“政府可以把我们看作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合作伙伴”——他所深谙的道理,是如果微软要赚钱,首先得让中国的公司赚到钱,让中国政府先看到好处。
  公平地说,微软此前在中国也是这么想的,但常常无法执行。一方面,本地团队没有足够的资源去做更大的决定,比如在中国大肆签署合作备忘录和战略合作协议,比如若干对本地企业的投资,比如将印度软件巨头塔塔引入中国,扶持中国软件外包业,甚至在全国建立了20个省或市一级政府建立了联合技术中心,为当地企业和政府提供免费的技术支持、解决方案培训等。另一方面,本地团队对于与中国政府关系的处理仍然拿捏不好。
  事实上,不仅如此,微软人因为技术和市场领先而导致一贯的傲慢态度,在陈永正这里也得到改变。亲和力,这几乎是《环球企业家》采访到的所有微软员工、合作伙伴和政府官员对陈永正的强烈印象。“我总是鼓励我的同事,看别人要比自己强。”陈永正对《环球企业家》说。“总是看别人的优点,把自己稍微放谦卑、谦虚一点。”
  而在内部,陈也通过自我表率,意图重塑原先混乱、自私的微软中国的内部文化。最显著的一个例子是,陈永正到任后,陆陆续续从外面带来了很多人,植入了微软中国的高管层,但微软中国却几乎没有出现其他公司发生这类事时导致的上下级不和、拉党结派的情况。“这是微软发展最稳定的四年,大家都在埋头做事。”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员工说。“微软早些年的那些各打算盘、勾心斗角的气氛都变掉了。”另一名微软员工也证实道。
  微软的秘密武器
  一名来自中国的高管成为了微软全球搜索技术的负责人。他将如何挑战Google,并影响这家市值2700亿美元公司的命运?
  当微软的年收入已足以使其成为全球第60大国时,它在某一细分市场恼人的落后地位却与此规模极不相称。而这个细分市场还关系着这家公司的未来。
  依靠Windows、Office和Xbox等产品的强劲销售,在截至今年6月30日的2007财年中,微软年收入达到了511.2亿美元,同比增长达到15%.但根据三大网络统计机构之一Hitwise发布的今年8月美国搜索市场份额统计显示,微软的市场份额跌至7.98%.该数字是这家软件公司近一年时间以来最糟糕的市场表现。
  或许因为迟迟未能在市场份额上对谷歌和雅虎带来真正威胁,或许是因为搜索业务带来的利润还不足以拿出来说话,导致外界总是不敢相信这家拥有近8万员工、市值近2700亿美元的软件公司真的行动起来了。但需要相信的是,谷歌真的刺痛了微软的神经。
  目前的互联网服务中,市场价值最高的就是搜索业务。今年上半年收入为75亿美元的谷歌在9月份达到了560美元的历史最高股价。即便如此,分析师们仍然相信这家搜索巨头的股价将会迅速超过600美元。以谷歌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得到了华尔街和投资者的热情追捧,而微软的股价在最近3年内则几乎没有多大的变化。
  更可怕的是,以谷歌、雅虎为代表的一系列互联网公司,在将微软30年来赖以生存的软件产品网络化,并免费提供给用户。例如谷歌的“文件服务”,就提供了类似Word和Excel功能的网络服务。在这一系列互联网服务中,搜索和在线广告开创了一个数十亿美元的市场。
  在互联网市场上成功与否,决定了微软未来的命运。而在搜索方面能否后来居上,取得胜利,则决定了微软在未来互联网市场的成败。鲍尔默决定要在搜索业务上重新向谷歌发起挑战,成为市场的领导者。为此,他特别任命了一位副总裁主管总部一个重要的全新研发机构——互联网服务研究中心,专门负责搜索引擎产品的研究和开发。
  而这位将会决定微软未来命运的人是来自中国的沈向洋。
  身为国际计算机协会(ACM)和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IEEE)双院士,沈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计算机视觉和图形学科学家。他13岁考入南京工学院,如今已经拥有20多项国际专利。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这样评价他:“如果你在感情上难以支持微软,那是你还未曾遇见沈向洋。”
  改变微软模式
  谷歌等公司的迅速兴起,不仅仅意味着微软一部分收入的流失和产品遭到挑战。谷歌还挑战了微软一个更深层次的战略问题——产品开发模式。
  谷歌、雅虎这些完全依靠互联网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公司,可以随时在互联网上测试、发布、更新各式各样的产品。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不断的获得用户反馈,从而可以及时修改自己的网络产品。这种高速的产品发布和更新模式,帮助用户能够从这些网络服务和产品上得到更好的使用体验。
  而微软几十年来引以为豪的软件产品生产模式是什么?传统的软件产业一个产品会花1-2年进行开发,然后再花费很多时间用来进行无数次的测试,以保证这款软件产品能够接近完美。而软件一旦发布上市之后,再想修改就很困难。同时需要等待很长的时间才能得到有效的用户反馈,得到反馈之后再推出升级版又得1-2年。微软最初计划在2005年上市的WindowsVista多次推迟了发布时间,这些推迟令微软遭受了数亿美元的损失。以这样根深蒂固的产品工程模式来开发搜索服务,怎么可能在互联网时代取得成功?
相关新闻
无相关新闻